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河池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7:05:5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河池白癜风医院,海南根治白癜风的中医,龙岩白癜风医院,湖北儿童白癜风,册亨白癜风医院,内蒙古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高县白癜风医院

  昨天扬子晚报全媒体平台“我的高考……”专题和系列融媒体产品征集一经推出,一天内就有众多热心读者来晒出自己的特殊高考记忆:有1977年参加恢复高考后第一年考试的著名学者,也有受高考影响至深的70后、80后。

 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薛蓓 杨子梦

  1977年高考

  报名后还天天上班,借来一堆报刊“温习”

  当年考生:莫砺锋 著名学者,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导

  记忆原声:

  “我的考试有一个小插曲:高考的第一天清晨,我赶往考场,发现满街都是赶考的人,有些考生年龄很小。我不好意思与那些小弟弟、小妹妹同赴考场,为了掩盖自己的考生身份,把握着墨水瓶的右手插进棉衣口袋。结果藏在口袋里的准考证被墨水染蓝了一半,证上的照片刚巧染成了‘青面兽’,惹得监考人员反复盘问。”

  高考印象:

  1977年秋天,恢复高考消息传来时,莫砺锋还在安徽省泗县汴河公社农具厂“亦工亦农”,农忙时返回生产队务农。他在1966年毕业于苏州高级中学,其实在下乡之前,已经学完全部高中课程。“本以为大学梦‘他生未卜此生休’,但是我天性喜爱读书,务农、务工之余仍是手不释卷。后来再也弄不到新的中文书了,便设法找些英文书来看。”

  恢复高考了,他想去报名参加,可是关于年龄的条文成了新的拦路虎:“考生年龄不得超过25周岁,1966、1967、1968届高中生的年龄可适当放宽,但必须学有专长。”天哪,那一年莫砺锋已经28周岁了!虽是1966届高中生,但除了种庄稼、开车床外,哪有什么“专长”呀!他一下子傻了眼。

  最后还是公社生产组长一拍大腿,说:“你们真是骑驴找驴!小莫不是经常看‘曲曲弯弯’的书吗?你们有谁认识那些曲曲弯弯的洋字?这英语不是他的专长是什么?”于是莫砺锋在报名表上填上“专长英语”,并将几个志愿都填成外文系。他报名后依然天天上班,只是借了一堆报刊来看,算是温习。

  1978年春天,29岁的莫砺锋走进安徽大学外文系。又过了一年,他顺利考取南京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。更有意思的是:他的太太陶友红也是在1978年春天走进了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的“77级”大学生。南大与南师的校园近在咫尺,两家中文系的师生交往频繁,两人的人生轨迹终于在随园附近初次交集——高考不但是他们人生道路上最大的转折点,也是月下老人手中的那根红绳子,影响深远。

  1997年高考

  骑自行车去考场,考完打了一周游戏

  当年考生:王璟晋 苏州资深媒体人、自媒体大号主笔

  记忆原声:

  “1997年的高考,我和父亲一人一辆自行车,到了考点门口,我进去,爸爸去新华书店看书。我出来,爸爸已经在等着了。我更没想到的是,快20年了,我的高考准考证,爸爸还给我保存得这么好,连一丝皱纹都没有”。

  高考印象:

  “高考第一天,上午考完语文,爸妈给我准备了满满一大盆河虾,因为河虾是有籽的,是特意给我补脑的,结果我一下子就吃光了,大概有四五十只,看我这么爱吃,晚上老妈继续去买虾子”,至今他似乎还记得舌尖那满足的味道。

  因为家长没给什么压力,所以他考试时也是尽力发挥,“记得那一年江苏高考的数学特别难,我在模拟考试时都是满分的,可是高考数学那场都根本没时间做完最后一题,当时心里还想着:完蛋咯”,他回忆,没想到成绩出来,他还是顺利考上了南京大学新闻传播系。

  “不过那时候高中生接触的文艺信息也比较多了”,王璟晋还记得自己房间里贴着自己偶像的海报,甚至这还是他励志的动力呢,“考试前,别人都写正能量标语,我是对着墙上范晓萱的照片说了句:我一定会成功的!”

  终于结束高考了,那时的考生们会怎样犒劳自己?“一回到家,我就拿出了爸妈平时藏在柜子里的小霸王机,接下来整整一个礼拜,除了睡觉和一天三顿饭,都在打游戏”,他告诉记者,那是一款小霸王学习机,说是给他学习英语的,其实他和同学大多买了游戏卡插在里面打游戏,等到放假了,打打高考前没时间玩的游戏,成了最受欢迎的放松方式。

  如今已经是资深媒体人,并且还运营着一个颇有名气自媒体大号的王璟晋希望,今年的考生也能像他那样,轻松高考,以后读自己感兴趣的专业。

  再看看他们的“高考特殊记忆”

  2007年参加高考的读者Heidi:

  生日是6月6日,高考的前一天。到了高考那一年,当天没有生日蛋糕,只能默默回家复习,一点都没过生日的心情,想到明天的考试心情很忐忑。而且在第一天考数学的时候,紧张地在嚼口香糖,嚼着嚼着没地方吐,于是硬生生地咽了下去,也是担心了半天。但好在考得不错,等到录取以后补过了生日,同学过一场,亲戚过一场,红包礼物收到手软,虽然没有当天过,但现在看来却像是收到另一种祝福。

  1997年参加高考的读者周敏:

  高考前,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查到高考成绩,我爸还特意花了五千元装了部电话,当时觉得好贵呀!心里默默想一定要考好,可能因为有家长激励,后来分数还不错。

  1997年参加高考的读者Nichole:

  高考前大家都在贴各种座右铭,我好像在台灯上贴了“在烈火中永生”,每天做作业时抬头看看,就鼓励自己奋发图强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白癜风的症状